高中生10点上学更好

每年入冬时,英国把时钟往后拨1个小时,这标志着夏令时结束。专家们在考虑对我们的日常作息时间作出更为永久性的调整,特别是针对那些艰难应对大清早上学的没睡醒的青少年。

重新思考青少年的睡眠问题,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兴的昼夜节律科学。与生物钟有关的基因研究赢得了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(Nobel Prize for physiology or medicine)。人体释放睡眠荷尔蒙——褪黑激素的时间据信会随着年龄改变:在青春期,褪黑激素在深夜开始释放并持续到早上8点左右。青少年的睡眠节律可能比成年人晚两到三个小时。

兰德公司(Rand Corporation)的一份报告认为,把青少年的上学时间推迟到8点30分或更晚,有望在未来15年给美国经济带来1400亿美元的效益。美国一些学校早上7点就开始上课了。

这项收益——相当于每年93亿美元——主要来自两个预计回报:一是学习成绩提高,从而增加毕业和未来就业的可能性;二是车祸事故减少,这意味着会有更多学生安好地加入未来的劳动力队伍。

兰德的经济学家马尔科•哈夫纳(Marco Hafner)表示,因为计算效益时偏向保守,所以实际效益可能更高。宏观经济模拟的输入没有考虑其他现象,比如自杀和肥胖风险——据信睡眠不足会加剧这类风险。

兰德利用美国47个州的数据得出结论认为,青少年睡眠不足应该被视为一个可能解决的经济问题。该公司表示,经济回报将很快超过解决该问题的相关成本,比如重新安排公交车时间表,或延长课外兴趣小组的时间。

在美国,各方担忧青少年“睡眠不足”——建议每晚睡眠8-10个小时—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2014年,美国儿科学会(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)发表政策声明,承认“青少年睡眠不足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,对我国初中和高中学生的健康和安全、以及学习成绩有显著影响”。

推迟上学时间的试验已经展现了一些好处,比如睡眠时间增加(孩子们似乎会在同样的时间睡觉,但起床时间更晚)、思维更加敏捷、出勤率提高以及情绪更好。这使得美国儿科学会明确支持这项改革。

然而,旨在落实这一改革的法案最近在加利福尼亚州不了了之。该法案得到了由家长、健康专家和政策制定者组成的游说组织“晚点上学”(Start School Later)运动的支持,有可能2018年1月重新出炉。其他州的很多学校已经采取行动。

明尼苏达大学(University of Minnesota)的教育政策专家、从1996年开始研究该问题的凯拉•瓦尔斯特龙(Kyla Wahlstrom)表示,所有证据都表明青少年睡眠规律是生理学(而非态度)造成的。

瓦尔斯特龙博士表示,推迟上学时间可以带来立即而明显的影响,比如青少年车祸率降低。在把上学时间推迟一个小时后,肯塔基州某县两年期间的青少年车祸数量减少了16%,这被归因于司机的精神更集中。同期肯塔基州全州的车祸增加了8%。

与美国儿科学会一样,美国医学会(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)和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(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)也支持这一改革。据信全美已有大约250所学校为落实相关建议而重新设计了课程表。

类似辩论也在英国升温。2015年,牛津大学(University of Oxford)睡眠和昼夜节律神经科学研究所(Sleep and Circadian Neuroscience Institute)教授保罗•凯利(Paul Kelley)建议,16岁学生的上学时间不应早于上午10点。对于18岁的学生,11点上学更好。他表示,过早上学通常意味着学生表现欠佳。

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该结论:萨里大学(Surrey University)和哈佛大学(Harvard University)的科学家质疑推迟上学时间将导致青少年睡眠时间增加的结论。例如,一个意外后果可能是因为上床睡觉时间推迟,学生们暴露在人造灯光下的时间更长。

这项相反的研究基于数学建模,它似乎表明,晚上早些关灯就可以让青少年的睡眠时间增加,而无需改变上学时间。在青少年睡眠研究中,学生们花在手机及其他设备上的时间也经常会冒出来,成为一个使问题复杂化的因素。

尽管如此,伦敦一家私立学校的校长选择把高中生的上学时间推迟到早上9点30分。乔纳森•泰勒(Jonathan Taylor)在为《泰晤士报教育增刊》(Times Educational Supplement)撰写的文章中解释了自己的决定,他指出,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反正将要终结。他指责那些坚持早上学的教育家是出于“自律这种具有误导性的传统理念……难道早上8点30分学数学,就一定比下午5点学数学更有价值吗?”

泰勒兴奋地表示,推迟上学时间后,学生的出勤率提高,迟到率下降,而且青少年们更容易相处了。天知道,我们都需要更快乐的青少年。

本文作者为科学评论员

译者/马柯斯

根据相关规定,评论暂时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