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藏两座冰川接连崩落冰雪,气候变化为元凶

2016年,在西藏西部的干旱山区,2.47亿立方英尺(约合699万立方米)的冰雪从一座冰川上崩塌,翻滚的冰流在三分钟内以高达186英里(约合300公里)的时速奔涌了5英里(约合8公里), 导致9人和数百只动物丧生。该事件令科学家们感到震惊,这样大规模的迅速崩塌他们此前只见识过一次。

三个月后,邻近的冰川又发生了同样的情况,不过这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冰川学家本来不太相信冰川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但突然之间,他们在一年中便目睹了两次类似的崩塌。
本周在《自然·地球科学》(Nature Geoscience)期刊上发表的一项分析发现,气候变化是这两起崩塌的罪魁祸首。这项研究认为,气候变暖除了带来海平面上升等已知风险外,也可能令我们在未来遇到其他灾难性意外。

为了理解研究人员的发现,需要知道,高山冰川一般分为平坦和陡峭两种。当平坦的冰川崩塌时,会造成大量冰雪的移动,但速度非常缓慢。这种“涌动”可能持续数周甚至数年时间,但每天移动的距离不超过几百英尺。

陡峭的冰川似乎非常危险地依附在山壁上,当它们崩塌时会产生雪崩,其时速可达250英里(约合400公里)。这样的雪崩可能危及登山者,但总的来说,它不会造成太多冰雪的移动。

然而,在西藏,研究人员看到二者出现了可怕的混合。“这是一座平坦的冰川,但它产生的时速高达300公里,”挪威奥斯陆大学(University of Oslo)地球科学教授及该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安德烈斯·卡布(Andreas Kääb)说。

除了这样的速度之外,卡布博士说,两次崩塌都移动了大量的冰雪,足以装满长达7500英里(约合12000公里)的100万节货运火车车厢。这大致相当于纽约到上海的距离。

另一幅2016年7月的卫星图像(左图),表明其中一次雪崩的后果。图右摄于2016年6月,是两次冰川崩塌前前的情景。
另一幅2016年7月的卫星图像(左图),表明其中一次雪崩的后果。图右摄于2016年6月,是两次冰川崩塌前前的情景。 NASA EARTH OBSERVATORY
科学家有记载的唯一一次堪与之匹敌的崩塌发生在2002年高加索山脉的科尔卡冰川。那次崩塌导致冰雪向下游急骤下滑了8英里(约合13公里),时速达179英里(约合288公里)。在俄罗斯西南部的北奥塞梯地区造成120多人死亡。

卡布说:“这是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发生的,地点非常接近车臣边界,那里有很多难民在露营。”

研究人员认为,这次崩塌与该地区特有的因素有关——相当于冰河界的一次反常事故。然后就是西藏的第一次崩塌。

“我们当时想,‘又发生了。而且不仅是在高加索。真是疯狂,这种事还可能发生在别的地方,”卡布说。“还没等我们想明白,第二次崩塌又来了。”

高加索冰川崩塌的原因尚不确定。但科学家们说,气候变化是驱动西藏冰川崩塌的因素。

2016年9月西藏第二次崩塌之后的冰川。
2016年9月西藏第二次崩塌之后的冰川。 LIDE TIAN
一般来说,青藏高原的冷空气无法保持多少水分。但大气变暖造成了气候的改变——自1960年代以来,该地区温度每十年上升0.4摄氏度——使得大气中保持了更多水分,导致更多的冬季降雪。由于气温升高,世界各地的许多冰川都在缩减,然而西藏的冰川却因为积雪而变得越来越大,包括那两座崩塌的冰川在内。

夏季降雨量也在增加。这些夏季降水流过冰川,制造出裂缝,并且渗透到地下,达到饱和,产生润滑剂的效果。就这样,冰川上部的重量变得更大,底部将其固定的摩擦力变得更小,于是它就崩塌了。

“冰川变得更厚,而且浸透了水。”卡布说。“这是造成冰川不稳定的两个气候变化影响。”

俄亥俄州立大学(Ohio State University)地质科学教授隆尼·G·汤普森(Lonnie G. Thompson)说,冰川之下的山脉对于阻止崩塌也没有帮助。“这座山脉的基岩是层压的页岩和砂岩,它们从一开始就不太抗压,”汤普森说。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,不过第一次冰川崩塌的时候,他碰巧在西藏。

卡布说,他希望这项研究能提醒生活在高山冰川附近的人们,这种崩塌虽然罕见,却是有可能发生的。“西藏的雪崩延续了八九公里。高加索的雪崩延续了18公里。如果你以世界上所有冰川为圆心,在它们周围画一个18公里直径的圆圈,你会发现甚至连一些城市也在这个范围之内,”他说。

“如果这种情况不是发生在像西藏这样人口稀少的地区,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。”

文章来自:纽约时报中文版

根据《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》的相关要求,自2017年10月1日起,所有评论按照“后台实名、前台自愿”的原则,对用户信息进行真实身份验证。